汽車貸款

關於部落格
汽車貸款
  • 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魯獎作品為何大都鮮為人知?

  第六屆魯迅文學獎評獎結果公佈以後,網上對川大教授周嘯天的詩歌獲獎一片驚訝吐槽。這究竟說明什麼問題?周教授的詩作質量以及評獎是否有貓膩姑且不論,這至少說明他的獲獎詩作是鮮為人知的。否則,人們不會感到如此驚訝,甚至連湖北作協主席方方都吃驚不小,說只是現在才從網上第一次看到居然有這樣的詩,從來沒有看過他的詩集。   其實不只是這一位獲獎者的作品鮮為人知,我這些年一直寫作文化評論,閱讀範圍還是不小的,但我看這次獲獎的34件作品的篇目,除了極少幾位如格非的《隱身衣》和王躍文的《漫水》等作品知名度比較高以外,其它大多數作品的知名度都不高,或者說,至少不是暢銷類的。雖然這些作品也都在大型純文學雜誌發表和正規出版社出版,但除了少數圈子內的人可能知道以外,普通讀者都絕少閱讀過,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與此相反的是,據說屬於暢銷書的著名作家阿來的作品零票落選。   獲獎作品大多鮮為人知,至少說明一點:這次評獎的標準里沒有考慮文化市場、廣大讀者的因素。換句話說,是脫離廣大讀者、脫離文化市場的。   試問,魯迅文學獎作為囊括除長篇小說外7大門類、代表中國在一屆4年時間內最高文學成果的權威獎項,獲獎作品既沒有經過足夠範圍的讀者檢驗,也沒有得到市場的廣泛驗證,而只憑圈子內推薦和少數幾位專家票決,這樣的評獎結果究竟多大的權威性?它能不能被行業和大眾認可?它符不符合國際國內通行的評獎基本原則和規範?這樣的評獎究竟有多大意義?   此屆魯迅文學獎據說是經過改革的,改革的錶面跡象就是公開票決,這隻能說是形式主義的改革,或者說是虛有改革之名,而沒有觸及文學生產中的痼疾和現實矛盾。這樣的評獎結果恰恰反映出當前文學界普遍存在的三大問題:   一是純文學固守其高傲的文學性而自封於象牙塔,不肯大眾化,不屑於吸取通俗的營養。這次評獎的中短篇小說大多是純文學作品,發表於純文學刊物,其文學性固然毋庸置疑;但純文學刊物日益困頓,純文學作品日漸孤僻,這已經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普及與提高相結合的大眾化才是出路,但我們的純文學卻一直孤芳自賞,不肯屈尊下架,甚至蔑視通俗,罔顧讀者,還硬著頭皮搞這種關著門自己恭賀自己的魯迅文學獎來,這也太不識時務了。   二是文學生產與文化市場嚴重脫節。文化走向市場已經是大勢所趨,豈能半途而廢?現在的問題是市場只看好快餐、只崇尚名流,將真正優秀的作家作品邊緣化,唯利是圖而排斥文學價值,從而形成生產與消費、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的尖銳對立。魯獎作品鮮為人知,就是這一深刻矛盾的表現。魯獎本應承認市場、面對市場、引導市場,提高市場,卻成了堂吉訶德式的盲人瞎馬和市場對著乾,這實際上是對文化體制改革的態度問題,也是關係到文學繁榮與衰敗的關鍵抉擇。此屆魯獎的導向著實讓人擔憂。   三是評獎標準與讀者閱讀思想情趣反差很大。魯獎評委宣言是對的,但正確的思想導向還得群眾喜聞樂見,崇高的價值目標也要三貼近,不能完全脫離受眾的消費心理而重蹈“灌輸”的覆轍。這次評獎的作品雖然也有一些切入現實生活的小說和報告文學紀實類作品,但遠遠未能撥動讀者的心靈,有的甚至是故意迴避矛盾彎彎繞。有的詩歌,比如那位周嘯天的《將進茶》,開頭就是“世事總無常,吾人須識趣。空持煩與惱,不如吃茶去。”網友大為吐槽,這說明你們的評獎標準和讀者的反差有多大!也根本不能證明你們是按宣言的標準評獎的。你評獎的作品大都是讀者不愛看的、書店不能銷的,這是不是應該引起我們在指導思想上有所反思?   總之,文學創作要“三貼近”,文學評獎也得“三貼近”,即貼近生活、貼近群眾、貼近時代,這應該是魯獎必須吸取的教訓,否則文學再不貼近群眾,群眾就真的不跟文學玩了。   文/曹宗國  (原標題:魯獎作品為何大都鮮為人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